首页
您的位置:首页3C

仅靠借来的几万块,短短1年,这位90后就淘到5000万

来源:硕士博士圈

他刚刚26岁,本想在金融方面有所建树,却因为爱好音乐而走向创业之路。此后短短2年就在智能吉他领域大放异彩,获得众多资本大佬的追捧,更是入选2017年福布斯中国“30岁以下精英榜”人物。他就是视感科技的创始人,张博涵。

从西直门一直往西,在北三环的魏公村西南角,你会发现一所占地上千亩的大学校园,那就是北京理工。作为一所发源于革命圣地延安的全国重点大学,北京理工该有的荣誉都有了,“双一流” 、“211”、“985”。当然,绝活是兵器科学与技术。

试问,男孩子哪个不爱兵器?这不,2009年,18岁的北京小伙张博涵就考入了北京理工国际贸易专业。要说“985”、“211”可不是浪得虚名,哪怕是国际贸易,整个大学四年,张博涵的课程都是安排得满满满咚咚的,在最紧张的大二下学期要同时修完12门课。

不过,作为北京的新新人类,张博涵的业余生活依然丰富多彩,周末不是与同学爬香山就是游箭扣长城。不过,一到圣诞节等节日就抓瞎了。为啥?原来他也是个五音不全的主。

高中无所谓,大伙都在拼命读书,可一到了大学,各种文娱活动都有,别的不说,圣诞节班上搞个活动,总得准备个节目吧。什么都不会?你知道的,那就是被爱情遗忘的角落。

性格外向的张博涵当然不愿意,“可以不学兵器,但必须学乐器!”所以,从大一开始,他就发誓恶补,籍此弥补一下自己声乐不足的短板。

很快,吉他进入张博涵的视野,“比钢琴、小提琴更代表流行文化。”要说人要发起狠来,什么学不会?仅仅3个月,张博涵就拨出了第一个C和弦,5个月后,他已经能够磕磕绊绊弹出了第一首《快乐英雄》。

慢慢的,张博涵也成了一个文艺青年。没事的时候,扛把吉他,跑去后海、南锣鼓巷弹琴唱歌。正是在酒吧里,张博涵认识了一大群追求音乐梦想的北漂青年,感受到了另类的文艺人生。

不过,文艺终归是业余爱好,专业是不能丢的。所以,2014年3月,张博涵去了大平洋彼岸的加利福尼亚,在圣地亚哥分校攻读读金融硕士。

据说房东是个70多岁的俄罗斯老头,只会讲俄语,而张博涵对俄语一窍不通,所以,沟通只能靠手势。直到有一天的饭后,老头用一把吉他弹了一首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,两人遂成了忘年交。

而且,老头是个弹吉他的高手,对吉他的二十多种指法非常娴熟。相比之下,张博涵小巫见大巫,“学了5年,要连续弹出三个大三和弦,三个小三和弦还真有点费劲。”

的确,拳不离手,曲不离口。别看吉他就那几根弦,真要演奏出像样的曲子不下点功夫是不行的。所以,那些学艺术的小朋友苦啊,成天在父母的强迫下吹拉弹唱,没有丝毫的童年乐趣,“学了一门技术,恨了一门艺术。”

“有没有可能让学吉他变得一件快乐的事情?”看着遍地的智能手环、智能插线板,张博涵突发奇想。

也是,国内每年的吉他销售规模为2000万把,销售额达到100亿以上,“即便占领1%的市场份额,也不得了。”上网一了解,他的想法不是第一个,国内已经有公司开始做智能钢琴了。

“事不宜迟,”张博涵就此决定退学。

2014年7月,他返回北京,找到了车库咖啡的投资团队。

“产品的特点是通过移动APP+智能乐器的模式,降低学吉他的门槛。”“投!”

当然,作为一个创业平台,车库咖啡带给张博涵的不只是那几万块种子基金。正是在车库咖啡,张博遇到了在那兼职的吉他手骆石川。

骆石川也是一个民乐发烧友,从4岁开始就师从小百花越剧团名师,笛子、二胡、葫芦丝等5种乐器洋洋精通,上大学的时候还为一名台湾音乐人当过吉他手。当时,他的理想是去美国休斯顿大学攻读教育学博士。

两人遂一见如故,从下午2点一直聊到晚上9点,聊吉他、谈音乐、侃行业,7个多小时不带重样,“要做就做主流乐器,小提琴太高雅,钢琴投资额大,所以就做吉他!”

“就这么定了!”骆石川当下就把去美国的签证撕了。

随后,张博涵又用9个月的时间,约谈了400多人,最后从深圳淘来做电路板模版的林龙,以及做软件开发的赵岩。就这样,2015年的4月1号,视感科技份F4就此起航,开始围绕“木吉他、智能化、上手快”九个字下功夫。

第一,必须保证音质。智能吉他不是一个玩具,所以音质必须有穿透力。因此吉他的材质、外形、线条、拨片、调音器等等都必须按照正吉他的要求来生产。

第二,既然是智能,就必须要炫。不仅外观要炫,而且必须通过蓝牙跟手机连接上,保证能够充电而且是能被远程控制。

第三,必须简单,上手快。因为吉他的小白用户,基本都是乐盲,别说五线谱,就是简谱都看不懂。所以,必须对弹吉他的“旋律”、“和弦”、“节奏”等三个关键要素拆开了,揉碎了,并植入产品当中。

具体而言就是调子是什么样的、左手手指按哪里、以及什么时候右手弹,都要让用户一目了然。

第一点、第二点并不难,难就难在第三点。

那段时间,张博涵走访了学院路附近的20多所高校,进行了4轮上百人的调查,最后的方法是可视化,“通过傻瓜式的教程,让用户利用碎片化的时间,几天就能学会演奏一两首曲子。”

也是,很多小白用户的需求就是演奏一首曲子。没错,一招鲜吃遍天,一首曲子就足够应付各种社交场合了。

这个时候,张博涵从手机游戏《节奏大师》找到灵感,“能不能在玩游戏的同时就把乐器学会?”沿着这个思路,四个人决定在吉他上设置指示灯。

具体来说,就是在木吉他琴柄上镶嵌电路板,电路板上有120颗LED灯,通过蓝牙技术与APP连接,“当旋律响起时,相应位置的指示灯和App均会提示,”而弹奏难度也会通过游戏化的方式进行升级,就像玩游戏打怪一样。

曲库更是涵盖了“我是歌手”,“中国好声音”等综艺节目,还有新生代偶像鹿晗,TF boys的最新单曲,超级玛丽,灌篮高手等游戏动漫的经典桥段。

搞出了图纸,张博涵立即飞往广东惠阳秋长。秋长地方不大,但是经过20多年的发展,已经成长为名副其实的吉他世界工厂,供应着全世界60%的吉他。

然而,找遍500多家工厂,竟然没有几家敢接订单。很多工程师一看张博涵的图纸,尤其说要在机身中安装充电模块,琴弦下方要安装LED灯,立马就崩溃了,更别说琴行的工人了。要知道,琴箱开孔的工艺和传统工艺完全不一样,“稍微偏一点点,琴就做废了。”

最后,张博涵干脆带团队在秋长蹲了一个月,天天与那边的设计师讨论、修改稿子。5个月后,终于搞定了吉他的生产工艺。

没有想到,随后的识别用户弹奏又成了问题,“在音频、背景音乐等干扰的时候,根本识别不出用户弹奏的声音!”

当时,市面上的顶级公司已经能够把语音识别做到98%,可是智能吉他涉及人工智能与信号处理两个交叉领域,“懂的专家太少。”整个团队在国内各大高校转悠了半年多,最后搞出的识别率才50%多一点,根本达不到商业化应用。

“再想想别的办法吧!”产品总监打起了退堂鼓。“连用户的声音都识别不出,还叫什么智能吉他?”张博涵火了,他宁愿让量产时间再推迟一年,也不愿意看到产品功能被阉割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最后在中科院声学研究所一位教授帮助下,花了2个月的时间,终于攻下了这一难题,“琴上弹奏的每一个音符,在有人声伴奏的情况下,系统也能准确判断音准,并发出反馈。”

就这样,烧掉公司账面那十几万后,终于搞出了第一个样机。然而,要想量产,融资就了第一要务。

2015年7月18日,首先找到的是真格基金的徐小平。徐老师可不仅仅是投资人,他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,早些年曾正儿八经发过唱片。张博涵当然知道投其所好,见面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就让骆石川拉了一首《梁祝》。

看到指板上的灯光根据《梁祝》的乐曲一闪一闪,体现出强弱和形状的变化,徐老师立马眼睛放光,“太酷了!”最后连演示商业计划书的环节都省掉了,直接搞定了真格的850万元天使轮!

而且,徐老师就这么拽,直接给出的估值就是5000万!一把破吉他就能融来那么多钱?张博涵他们几个乐疯了,签约当晚全体去吃烤全羊,骆石川更是决定立即辍学!

当然,徐老师没有看走眼!

为打造成完美的客户体验,张博涵吃住都在公司,短短4个月就迭代了7次。

这期间,他详细研究了苹果、特斯拉、魅族等产品的设计理念,搞出了很有非常创意的小心思,如开关机是靠扫弦完成;弹琴前不需要调音器外设,只需要app引导就能完成;再如充电时不需要给琴身连线 ,只要把吉他靠在附赠的吉他支架上就能完成充电。

慢工出细活。2016年5月,帕珀它(Poputar)在淘宝众筹刚一亮相,短短45天就突破321万。

很多乐盲的理工男更是因为张博涵打的广告,瞬间就决定第一次尝鲜,“你离第一首吉他弹唱只差一场游戏”“你离第一首吉他弹唱只差一场游戏。”

不只是在消费者买账,专家也被这款智能吉他的出色表现电晕了。

2016年,张博涵接连斩获首届京台青年创新创业大赛、第二届“中国创翼”青年创业创新大赛两个第一,此后更是拿下了“美国IDEA、德国红点、德国IF”三大国际设计大奖。那含金量可是杠杠的,为此还登上了纽约时代广场。

2016年底,在哥本哈根“丹麦创意”杯全球总决赛现场,面对LG、微软的Xbox等45个国家的国家冠军,张博涵与骆石川两人力挽狂澜,一举夺得两个单项冠军,一个总决赛亚军。

大赛评委会高度认可智能吉他的成就,“通过技术,完美地把音乐与游戏结合在一起,让更多人走进吉他的殿堂!”

但是,荣誉当不了饭吃,关键还是要用户满意。998元多的帕珀它还是价格有点小贵,只有那些超级喜欢音乐的骨灰级大学生才舍得买,与老百姓还是距离。

“只有小额、高频,才能真正赚到钱!”关键时候,一位高人提醒了张博涵。

于是,第二款产品小吉他尤克里里(Ukulele)应运而生。为啥是尤克里里?一是因为它只有四根弦,更容易上手,二是便宜,300多块,性价比更高。三是具有礼品属性,很容易走量。

果然,2017年2月11日,情人节前夕,售价399元的尤克里里,一举在小米众筹创下200万的行业记录,“平均每6秒卖出一把智能吉他!”仅仅6个小时就结束14天的小米众筹战役。

一看张博涵如此火爆,小米的雷总坐不住了,当即于2月14日联手顺为基金给张博涵送去情人节的礼物, “3000万的preA轮融资。”

目前,刚刚成立两年的视感科技,已经在北京、深圳、北美三地建立公司,团队达到40多人,开始在美国进行智能吉他众筹。

至于销售,张博涵并不发愁。除了天猫、京东、小米等知名渠道外,他也与一条、差评等内容电商合作,“转化率已经达到市面上平均值的4倍。”

而在线下,与北京各大高校吉他社、培训机构的合作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,未来也极有可能研发出新一代一对多的教学产品。

25岁的张博涵发愁什么呢?就是智能吉他的产能。因为全世界都没有完全自动化的吉他生产线,一把智能吉他生产周期短则40天,长则60天以上。

可以说,在现有的生产水平和工艺流程下,即便惠阳秋长的几百家工厂全部转型生产智能吉他,1个月也就能够生产1.5-2万把,“已是产能极限。”

所以,下一步,如何布局新的生产线或者新的工艺,提高智能吉他的量产,搞定供应链,考验着张博涵以及他的团队。

但是,吉他再怎么说也就是一个百亿级的市场,有市场人士认为,张博涵就很快就会遇到天花板,“例如占到10%市场份额,再增长就困难了,估值也不能上去”。

不过,不用担心,张博涵已经有更宏大的目标。未来,他要用软件把全球对音乐有共性的人黏在一起,让全球会弹琴的人和会唱歌的人在一个平台里玩社交。

“只能先做硬件,因为有硬件就会有现金流,那样就死不了,死不了才能继续在这个赛道玩下去。”

编辑:bianji

上一篇:iPhoneX开放预订受热捧 上海门店黑 下一篇:抓住年轻人:QQ与长隆合作推出QQf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