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您的位置:首页评论

李文星之死背后:谁来守卫互联网平台的道德底线?

  互联网公司的社会责任再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  3个月前,大学毕业一年的李文星因误信互联网招聘平台的虚假信息,只身前往天津静海的传销窝点。两个月后,他的尸体被人发现。让李文星走上不归路的BOSS直聘也成为众矢之的。

  8月9日,北京市网信办、天津市网信办就BOSS直聘发布违法违规信息、用户管理出现重大疏漏等问题,依法联合约谈BOSS直聘法人,责令网站立即整改。10日上午,BOSS直聘发布道歉信,表示坚决落实整改要求;对于在BOSS直聘平台上被虚假招聘伤害的用户,将承担法律和道义的责任。

  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,再次叩问着,互联网产品的道德底线究竟在哪?

“吃人”的互联网产品漏洞

  今年5月15日,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网络招聘平台BOSS直聘入职“北京科蓝软件系统有限公司”,被传销组织骗到了天津。7月14日,李文星被发现不幸身亡。

  案发后,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在公开信中表示,BOSS直聘上招人的“人事部薛婷婷”和offer中提到的联系人“人事行政部王文鹏”并不是该公司员工。案件中所谓的“北京科蓝公司”是一家冒名招聘的“李鬼”公司。

  8月2日,记者下载BOSS直聘并注册成为求职者和面试者,发现只需填写手机验证码,编造相关资料便可直接发布职位。在记者体验招聘过程中,未收到对所在企业资质、招聘人员身份审核等信息的强制要求。

  8月2日晚,BOSS直聘CEO赵鹏承认平台审核机制存在很大的问题:2016年公司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后,仍继续执行初期“只发一个职位,资料合规,可以先发;不触发举报,可以招聘”的策略,并坦言这种“不对招聘者信息事先审核”的举措,最终酿成了悲剧。

  事实上,互联网平台信息审核不严并不是新鲜事。去年,多家外卖平台爆发“信任危机”,营业资质审核不严导致街边无照经营“苍蝇馆”横行;今年,某些直播平台对直播内容不设底线,“直播造人”、直播恶意摔砸共享单车、直播随意拨打电话辱骂他人等行为花式翻新。

  除了审核不严之外,记者调查发现,互联网产品还存在产品功能、数据、监管等不同层面的漏洞。

  7月18日晚,有自媒体用户发文称,在某网盘上可以看到大量私人信息,包括身份证、驾驶证照片、企事业单位内部通讯录等,只因用户分享过网盘链接,本应私密的信息就可能被“公之于众”。

  打着“金融互助”“微商”“电商”“网络团购”等旗号的新式传销,借助互联网产品存在的监管漏洞卷土重来;曾经刷爆朋友圈的微信照片红包,一度让淫秽色情图片的传播变得明目张胆;百度的竞价排名搜索,让青年魏则西找到了“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”,殒命于庸医之手……

1 2 3 共3页

编辑:bianji

上一篇:青海民和县留守娃有了“四点半课堂” 下一篇:房东“反水”被判赔22.5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