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您的位置:首页体育

世界杯志愿者的苦与乐

  新华社喀山7月4日电(记者王浩宇、树文)28岁的唐晨4年前在索契冬奥会开始了志愿者生涯,4年后他故地重游,做了一名俄罗斯世界杯志愿者。过去的4年里,唐晨的志愿者足迹遍布2015年澳大利亚亚洲杯足球赛、2016年挪威利勒哈默尔冬青奥会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。在见多识广的他看来,世界杯志愿者有什么不同的体验?

  “我09年开始在澳大利亚留学,现在读博(统计和精算专业学),这次就是想回来看看,看到索契现在的样子还挺欣慰的。”唐晨说,“其实世界杯挺辛苦的,自己掏机票过来,住宿这边有提供,就是冬奥会时的媒体村,饮食一天管一餐。没办法,我就是喜欢当志愿者。”

  唐晨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有一个微信群,平时大家都会在里面分享志愿者信息和面试经验。和奥运会相比,这次世界杯的志愿者要更难申请。“里约奥运会那会儿大概需要7、8万志愿者,申请的有50多万 ,中签还是比较高的,我们群里的基本都拿到了offer,但我们群申请世界杯的有三四百个,最后成功的也就十几个。”

  即使申请成功,也并不意味着就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世界杯。唐晨因为过往的志愿者经验,这次在索契赛区负责媒体的接待,虽然工作大部分时间都在菲什特球场,但现场看比赛的机会仍是寥寥无几。“我们队有18个人,工作流程是赛前出场仪式拉绳子,防止摄影记者乱跑,完赛后他们拍完照,我们要把拍照的台子抬下去。比赛期间有4个人可以在场地的四个角给记者发水,顺便现场看球,这个我们是半场轮着来,基本每人两场比赛能轮到一次,正常都是在休息室看电视。西班牙那场我们都想进现场看,就抽签决定,我幸运地抽到了下半场。”

  和忙碌的工作相比,世界杯的伙食是志愿者们较为头疼的一个问题。唐晨说:“索契冬奥会我来的时候,饮食没这次控制这么严,那时候只要你有注册卡,不管系统里显示你有班没班,只要来工作刷卡就可以拿到饭。这次是给餐票,哪怕你没班来上班了,也是没饭吃的。你(下午)3点的班,只给你发午餐券,我们3点之前都吃过饭了,而午餐券到5点就结束了,不太合理。”

  志愿者工作的不易,或许是那些还未踏入志愿者行列,但又颇为感兴趣的年轻人所不熟知的。说起以往经验,唐晨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把志愿者当作一份正经的工作。“这个是很严格的,年轻人有热情,但你也不要过分追星。如果你在上班的话,去妨碍运动员要签名合影,就是违反工作条例的,严重的就会被取消注册卡,在里约就有这样的。你喜欢体育的话,就为了体育好好工作,不要在工作时间做一些违反条例的事情”。

  做志愿者到底乐趣何在?

  “会让你觉得世界其实很小。”唐晨说,“我们这次志愿者中心的经理,就是我索契冬奥会的队友,当时工作彩排的时候我们俩是前后排。我们现在认识很多朋友,基本遍布全球各地了,以后有事去国外,都能有个照应。以做志愿者为契机,也会再见,我一个特别好的俄罗斯朋友现在在圣彼得堡工作,四年都没见了,小组赛结束后,我买了机票去找他玩,志愿者的友谊还是非常纯粹的。”

  即使再喜欢做志愿者,也终有告别的一天。按照唐晨自己的规划,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是他志愿者生涯的“终点站”。“一方面是面临着毕业,而且父母年龄大了,还是想多陪陪他们。今年没去平昌冬奥会就是因为这点,之前我已经好几年没回家过年了,我父母知道我从小喜欢体育,对我也很支持,我不在家过年他们心里不好受,但他们不说,我能感觉出来”。

编辑:bianji

上一篇:雅加达亚运会新闻中心正式启用 下一篇:组别增加!赛期延长!击剑联赛海南站值得期